乔千千

萌新求文

本来就是三小只的路人粉,然后在B站看到了凯千视频八秒记忆,好奇之下来看文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已经看了八秒记忆和不可说,还有特别有名的岛屿少年,发现自己这三小只排列组合我都可以哎,所以来求类似的文,狗血修罗场三角恋都可以的,谢谢大家

曦澄文里最戳我的一句话

看了很多曦澄文,现代古代的,最戳我的是隐琳琅里面小号太太写的蓝大和澄澄标记后对忘机说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微笑着拉过弟弟,像小时候安慰他时一样,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忘机额头上。

“对不起呀,忘机。”他笑着说,“兄长真的,太喜欢、太喜欢他了。”
天哪,记得当时等更等到半夜本来困得不行,结果看到这句话直接暴击啊,被蓝大苏到睡不着觉,可怜我第二天早上还有课,一整夜就在被窝里傻呵呵的笑,站了一个晚上的曦我,对不起澄澄啊啊啊
  

曦澄文整理

春来江水绿如蓝:

都是完结,而且忠实的甜文党


《平生呀》by 姑蔑陈氏绣娘如瑟  原著背景,原创女主视角,像姑娘的花季雨季发生的故事,她年少喜欢过小江(单箭头),其实有点点伤感,不过姑娘最后有个完整的好家庭,曦澄也是浪漫又深情。抱伞的小姑娘其实很招人喜欢,蓝大非常温柔绅士,八十四骨的紫竹伞澄澄好苏。


《当决战之夜添加了旁白》  就最后雷雨交加观音庙那处,全程轻松搞笑脑洞大,冲淡了这段留下的阴影。


《枕边咒》  by 清歌晚吟 原著向,反正就很甜


《那一夜》by 萝卜鸭 蓝大醉酒梗,两人老夫老妻模式,地点在青楼,介意慎,不过真纯喝酒交际而已。大概是这样蓝大:晚吟!!我!!!喜欢你!


《一个绣球引起的强娶行为》 by 说快板的鸣筝 一波三折的剧情,有原创人物,像平行世界,虞夫人还在,其实内容和名字一样喜庆。


《平蕪盡處》1-13完结   这里面也有个原创姑娘戏份不多,前面因为救命之恩喜欢澄澄,小姑娘单纯会照顾人,不过知道蓝大和小江的感情后有点像CP粉其实。


《回家》 


《望君歸 1》   2  3  4  番外    by 白杼 


这位太太曦澄文很多,而且都是原著向,短篇不少,中长篇还有《一曲桃花水》不过太太用的是繁体,所有我看文速度慢还没看完 


《 当然是选择原谅他》 (上) (下) 


番外一《当然是选择爱上他 》


娱乐老总涣x人气模特澄,特别想看我们澄拍的那组帅气照片!


《江澄觉得蓝曦臣不像霸道总裁》  有男朋友了不起系列,反正就是宠宠宠。


良人醉 原著向,虽然是生小病吃药梗,但文是甜的,看完想吃枇杷。


by 别鹊惊枝 


被一碗酒酿小圆子放倒的蓝大 by 某缺小号 看标题就知道这篇有多可爱!


《晚吟》by 居人 有一点十三年前的回忆。


《涣然一心》 by 蔚衣  开头是蓝大梦到三尊的过去,算噩梦吧,继续看是甜的。


《莲蓬》 by 纯情少女苍术酱 有奶团子澄,想吃莲蓬的蓝大也超可爱。


现代向


《黄金时代回忆录》    by 汝南第


师生年下 “渺渺兮予怀”蓝涣追求江澄的心路历程,中间有点转折,无虐两个人都看的清楚。


《针锋相对》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番外  by 奔跑的毛毛


总裁涣and医生澄,虽然开头是个狗血的误会,但这篇不知为何我每次看标题就觉得色气非常。


《放心我是直男》by 一个人捧逗哏的季鱼 标题就是澄澄立下的巨大FLAG 我刚 


《掉粉,聊天体》划重点:cp涉及聂瑶,曦澄,忘羡。义城四人无CP!这里面的阿箐贼有趣


《非典型性玛丽苏》 原著向,按原创女主的视角写曦澄的爱情,青涩涩的又很温情,曦澄太太们笔下的女孩子都很好,大概都是拿舅妈当参照吧。


《轮回》   三十六计活动的文,设定戳人,蓝涣说:有一世,我是块石头,就看见你从我面前经过。太温柔了,不过此处接下来他俩一唱一和的聊天才是我喜欢太太的原因。


by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  


《从老婆饼里吃出老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》(上) (下) 番外 by 回头寻岸的阿书


正文知乎体,偏文字向,番外就是追人过程了。


《侠客》 by 江挽月 太太的睡前故事系列最喜欢的一个,说是江澄带着蓝涣鬼混,其实是两个年轻人闯闯江湖谈谈恋爱的故事。


《为什么吃曦澄》by 浮云散人  最认可的一句,我爱CP爱的是他们两个人。


明天腊八!祝各位都开心呀!


其实我记得有篇虐文,涉及生老病死,开头是江澄生了很久的病,好像是无法痊愈,然后澄脾气就很臭,设定曦澄已经在一起,这时候蓝大从外面办事回来,还带了据说能起死回生的果子,但是对澄的病没用?后面剧情记不得了,只是结尾解释澄脾气坏的理由很虐心,澄还跟蓝大说自己死后必须记得他几年,时间到了就让蓝大忘了他,其实蓝大也是明白的惹人心疼,大概是两个人深爱的同时又都在为对方留后路,这应该是曦澄我看完的唯一能接受的虐文。


其实看了虐文一般就忘了,所以上面记忆也不一定对,你们知道是哪篇吗?麻烦告诉我一下,谢谢。

曦澄文整理

马一下,谢谢所有为曦澄产粮的大大

春来江水绿如蓝:

拿什么来拯救江医生的医品  by 郁棠


我们蓝院长的壁咚苏断腿,江医生到儿科去有点萌萌哒。






  《喂,不许关我直播间!》 by 江挽月


大概你以为的那些巧合,不过是我努力的结果。蓝大日常宠小江!又一个喜欢的太太!所以您还更《莲心曲》吗,还在坑底。






《Mr.傲娇的半糖爱情》 by 奔跑的毛毛


1  2  3  4  5~6  7  8  9  10~11完结


娱乐圈设定,超一线涣,过气咸鱼澄。两人早就在一起,不过包括小江的经纪人温情都不知道,所以温情作为蓝大迷妹后来去探两人班,特别好玩。大概是两人相互陪伴着成为更好的自己的故事。虽然全程蓝大宠溺到飞起,结尾的点题小江甜丝丝。


这位太太的文高产质量高!




《江先生你好,搭戏吗?》 后续 《现在罢演来得及吗》 by 你的O_o明亮又闪烁


红豆聊天体,又是一个蓝大套路小江的故事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下面不是推文内容,关于今晚tag的周一删)


下午去看电影今天不打算整理的,回来搜了tag。我同意前面一个太太,不希望听人讲曦澄靠黑和反黑炒热,擅用乐乎举报,拉黑功能。


今天那就是个小号,不要贡献热度啊!第一遍有三个人回他,第二篇文一时间30条评论排在底下,得到回应他就撤了。想想有些太太更文底下都没那么迅速的评论,我懂你们的生气点,我也有过,但是怒气等回过头看幼稚的像小学生,而且引大家反映大的那句“粉随正主”这又不是在混粉圈。你们在其他地方没关注过有些写文太太的吐槽吗?瞎搅合看起来真的乌烟瘴气又伤自己人。


有些人打曦澄TAG大放厥词的时候,希望回复黑子的人知道:你的每一条评论同样会打上曦澄这个CP的标签。


LOF在我眼里只看得到我爱的CP,敬爱的产粮太太以及志同道合的同好。

余生有你(16)

静曦:

感觉江安好腹黑,感觉自己虐魏哥虐的好爽,避一下雷,看不惯虐魏哥的就不要点进来啦。


“小叔,你跟他们说什么,要这么久?”


金光瑶一回来就被金凌丢来一句质问,看他满脸戾气的样子,真是要多厌恶有多厌恶蓝魏二人。金光瑶在聂明玦身边坐下,笑着温言解释,“阿凌,我与他们详说了一下,费了些功夫。”


金凌用眼角瞥了一眼那边,讥笑,“他们又不在乎,说那么多也是浪费。”他正欲再说几句泄泄火,就见聂明玦收了手,连忙住了口,等江安醒来。


 


江安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流年不利,明明为了避开人,专门选在了深山里,居然还能被找上门,在施阵关键之时前来阻扰。好在那人还有些分寸,不然今天救不了赤锋尊,连自己也要搭进去了。就这样,他也受到反噬,看到阵成就撑不住晕过去了。


江安睁开眼睛,觉得有些重影。他把灵力运在双目,才看清金凌担忧的脸。想到自己之前信誓旦旦向他保证不会有问题,结果还是被打脸了,有些头疼。他揉着头坐直身体,率先出声安慰,“金凌,我没事了。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
金凌伸出手想要打他,落下去又放轻了力道,只轻飘飘拍了他肩膀一记,哼了一声,“又不能怪你,有人心机深重,有人爱多管闲事,我们哪能拦住。”


聂怀桑抖了一下,迈着小碎步上前,带着一脸讨好的笑,拱手行礼,谄媚道:“金宗主,消消气。江宗主,真是对不住,今儿都是我不对,你到不净世休息一下,也让我赔一下罪,再好好道谢。”


江安看着这位年长许多的宗主在自己两个小辈面前做出这番举动,在心底默想:看来赤锋尊对他弟弟的确实重要,让他都能放下身段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。他站起身,回了一礼,“聂宗主,言重了。这事我们也有不对,只是事关重大,为了以防万一,不曾知会聂宗主一声,造成误会。我帮赤锋尊是说好的,聂宗主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
“江宗主——”聂怀桑还欲再劝。


江安抬手制止,看赤锋尊如预期一般恢复,不想再参和接下来的事,告辞之后,就打算和金凌先行离开。


“江安,你站住——”魏无羡从怀疑、困惑、震惊中回过神来,察觉到他们要离开,本能地叫出了声。


江安脚步一停,顺着声音看过去,才注意到阴影处的蓝魏二人,扭头询问,“他们怎么还没走?”


金凌支吾着说不出答案,见瞒不过去,索性告知实话,“我把舅舅身体不好的事告诉他们了。”他偏着头,不敢直视江安。


“你——”


“我知道,都是我冲动了。可我气不过,凭什么我们都要死要活的,他们还能那么轻松自在。我…”金凌的怒火不忿在江安平静的眼神里慢慢熄灭,小声道:“我错了。”


江安顿了一下,冷静地说:“算了,知道便知道吧。爹爹现在在蓝家,迟早要遇上,也瞒不过去。你不要与他们闹得太难看就好,爹爹现在与泽芜君在一起,不看僧面看佛面,总不好让他们为难。”


魏无羡走过来,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,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,浑身冰凉。


当年他和江澄因金子轩对江厌离口出不逊,怒火中烧地与金子轩在云深不知处打起来,后来知道江厌离喜欢他,才按捺性子不与其争执,心中却还是不喜。没想到现在也轮到他被人嫌弃到需要看别人面子,才能得个“不要闹得太难看”的对待。果然天道好轮回!


江安不再看金凌不情不愿的样子,对魏无羡问:“不知魏前辈叫住我有何事?我还要赶回莲花坞,时间紧急。”


言下之意,我没时间在这里陪你唧唧歪歪,有事快说,有屁快放。


面对他这种平静而疏离地态度,魏无羡突然不知该怎么开口。问什么呢?


问江安是不是他的儿子?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。江安现在已经二十三岁,把偌大的莲花坞打理的蒸蒸日上,把自己、金凌甚至江澄都照顾的很好,在玄门也有很不错的名声。他的前半生没有魏无羡的参与,长成如此出色的模样;他的后半生更不需要魏无羡的参与,为自己自找麻烦。


问江澄为何把莲花坞交在一个与他魏无羡长得如此相似的孩子身上?他何曾给过江澄一个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机会?他何曾对云梦少宗主带面具的原因好好探寻?


问他们为何不告诉自己江澄病重的消息?他有什么资格知道呢?是他亲手斩断了自己与江澄的联系,在观音庙、在乱葬岗、在不夜天,甚至更早在他选择叛离的时候,就再也没有资格看顾江澄,再没有立场询问这些。


魏无羡感到有些无所适从。他拦下了江安,接下来呢?该怎么办?


“魏前辈,请问您到底有什么事?”江安见魏无羡站在面前,盯着自己出神,再次询问。


魏无羡似被惊到一般,倒退几步,撞在蓝忘机的身上,扭头看向他,眼中盈满惊慌与无助。


蓝忘机扶住魏无羡,琉璃色的眸子看不清情绪,身体却紧绷着,扶在魏无羡腰间的手动了动。然后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一如往常冰冷淡漠,深藏着只有自己才懂的茫然,“江宗主,可否摘下你的面具一看?”


平静已经被打破,就像白玉上出现了裂纹,硬要装作没看见,还把它当成一块好玉,只会让玉彻底碎裂。逃避不能解决问题,既有了怀疑,总要问个清楚。


江安被这要求问的一愣,随即就想到大约有人对他们说了什么,让他们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


金凌的反应则大多了,他看向金光瑶,愤怒地不加掩饰,“小叔——你到底说了什么?!”


金光瑶朝聂明玦身后躲了躲,探出头,小心解释道:“阿凌,这不怪我,魏公子非要问的。”


“那你就跟他说——你——”江安阻断金凌的继续咆哮。


“含光君,这恐怕不合适吧。”江安的声音依旧平静地不起一丝波澜。


蓝忘机盯着他。这个年轻人与魏无羡没有一丝相似,他沉稳、淡定、安静、严谨,如果说魏无羡是翻滚的河,他就像踏实的山,二者天差地别。可当他换下了那一身正紫宗主服饰,玄衣落拓,腰别竹笛,自火光后缓步走来,却仿佛与昔日的夷陵老祖重叠在了一起。


“为何不可?”他固执地求一个真相。


“蓝湛——”魏无羡拉住蓝忘机,不知该附和他,还是该阻拦他,就像不知道到底希望江安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不是。


江安与蓝忘机的视线隔空对上,互不相让,空中似有电光闪烁,气氛一点点凝重起来,围观众人几乎压抑地不敢呼吸。


突然,江安移开视线,嘴角破天荒勾起一抹浅笑,却没有回答,而是转向魏无羡,问道:“魏前辈呢?您也要我摘下面具吗?”


魏无羡看向他的脸,半片银色面具,简单朴素,没有半点花哨。他曾经看过许多次,也好奇过那之后掩藏着怎样的面容,却绝对没有想过会与自己扯上关系。


现在呢,要摘下吗?


魏无羡深吸一口气,豁出勇气,“是。请…江宗主…摘下面具。”


江安得了答案,也不再拖延,捏了个诀解除禁制,单手将面具摘了下来。


漆黑的眉,桃花眼,挺直的鼻,除了嘴角向下的薄唇,五官轮廓与魏无羡前世几乎一模一样。


蓝忘机:……


魏无羡:……


事实永远比猜测来得更残酷,容不得一丝侥幸。这样相似的外貌,若说他与魏无羡没有关系,恐怕谁都会觉得是睁眼说瞎话。


“你…你…到底是谁?”魏无羡双手紧握,似乎想要逃避,却又着了魔般动弹不得,只能看着这张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脸,僵立在原地。


蓝忘机比他好些,却也死死盯住江安,陷入极大的恐慌。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要被揭露出来,然后颠覆他所有的认知。


江安看了一眼他们惊愕的样子,径自又将面具带好,“我是江安,魏前辈魔障了吗?面具也摘了,现在我可以走了吗?”


金凌在他同意摘面具的时候,就想要阻止。一路走来,他清楚的知道江安为了掩盖面容吃了多少苦,听了多少流言蜚语,凭什么他们要看,就要给他们看,却被江安的眼神制止。现在看着江安这么摘了又带上,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要离开,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。


他心里十分解气,用颐指气使的语气道:“对呀,你们拦着要看,也给你们看了,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。”活脱脱的恶霸形象。


江安看着金凌很久没出现的幼稚模样,莫名有些好笑,却也没说什么,而是和他一起从那两人身边绕过,打算离开。


魏无羡直觉不让他走,伸手抓住江安的左臂,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。


江安左臂带伤,被他这么大力气地一抓,疼得一哆嗦。金凌扑上来,狠狠把魏无羡推进蓝忘机怀里,挡在江安前面,像只护食的小兽,“魏无羡,你要他摘面具,他摘给你看了,你还要怎样?”


“我——”魏无羡被他推的一个踉跄,“他胳膊怎么了?”


“还能怎么?!受伤了!”金凌冲他吼了一句,转身去拉江安的袖子,“快给我看看,有没有怎么样?”
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这里有药…给…”魏无羡手忙脚乱地从蓝忘机身上摸出一个药瓶递过去。


“不要你假好心——”金凌打掉他的手,药瓶落在地上,碎成两半,白色的药粉洒落开来。


“金凌——”江安看着他发疯,无奈地唤了一声,自己拉起衣袖,示意没什么事,又看向僵住的魏无羡,轻声道歉,“魏前辈,金凌他态度不好,冒犯您了,我代他向您道歉。”


魏无羡看着这一切,觉得都是嘲笑和讽刺。他本该像往常那样,扯几句俏皮话,说笑几句,然后就把这一切揭过去,可张了张嘴,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。那些机敏、灵透,一瞬间离他而去。最后,也只能干干地说:“没事,没事。”他挠了挠头,目光落在江安已经被衣袖遮住的包了纱布的左臂,“是我…该说…对不起…”


“没关系,您也不知道。”江安的表现就像一个完美的世家子,谦逊有礼,温和大度。但这份从容在众人看过他那张与魏无羡极为相似的脸后,于此情此景下,只显得突兀又诡异。


江安抬步欲离开,又被蓝忘机挡住,心下有些腻歪,却还是配合地停下脚步,态度尊敬地询问:“请问含光君还有何事?”


蓝忘机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还能保持这样镇定的态度,却着实觉得碍眼,揣着明白装糊涂,显得他们的所有作为都像小丑一般滑稽,又计较不得,态度漠然的让他们的诸多思量都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无力。


“你为何与魏婴前世容貌如此相似?你到底与他是什么关系?”蓝忘机难得说出如此长的一段话。


江安不带一丝迟疑地回答:“没有关系,江无忧是天生爹养师傅教的,与魏前辈没有半点关系。物有相同,人有相似,我也不知自己为何与魏前辈长得如此相像。”


金光瑶终于见到比自己还能睁眼说瞎话的人,在这样确凿的证据面前还能眼都不眨地一本正经扯谎,真是…江山代有才人出。心中不由十分感慨。


聂明玦和聂怀桑都聪明地保持了沉默,打算过了今晚就把刚才看到的都忘了。


“江无忧——你——”面对这样打死不承认的态度,蓝忘机心中含怒却没什么办法,想说些什么,可着实不善言辞。


“好了——好了——蓝湛,不要问了,没关系好,真的挺好。”魏无羡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,挥了挥手,“让他们走吧。没有关系的人永远都不该扯上关系。”


“魏婴——”蓝忘机担忧地看着魏无羡。


“我没事,蓝湛,我真的没事。”他说着没事,眼泪却不停地流出来。


江安看着魏无羡的样子,叹了口气,“魏前辈,你该知道有些事不可强求,强求了便要承担起后果。”


“我知道…我知道…”魏无羡自己抹了眼泪,笑道:“江宗主说得对,今日本就是我强求了,无论是怎样的结果,都该自己去承担。”


“那就好,就此别过。”江安拱手一礼,与金凌并肩离开。


金光瑶看着他们干脆利落的背影,嘴角弯起,仰头看向聂明玦,“江公子真有魄力,大哥,你说对不对?”


聂明玦拍了拍他的头,无声警告他不要唯恐天下不乱。


聂怀桑却按捺不住好奇心,“为什么说江公子有魄力?”


金光瑶对有人和他一起八卦显得十分乐意,笑眯眯地答:“自是这般轻易便放弃了蓝忘机和魏无羡这么大的助力。不,应该说,他从没考虑过要接受他们任何帮助。”


魏无羡知道自己该彻底放下,不去打听任何有关江安的事,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江…宗主…他有过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吗?”


金光瑶“咦”了一声,惊讶道:“魏公子,你还没走呀?”


魏无羡:……


魏无羡:“敛芳尊,你告诉我,他的伤…是不是在断魂谷受的?他为什么…不告诉我们要去取药?”


金光瑶:“自然是不想欠魏公子人情了。毕竟,若他当初寻了你们,现在也不能这般洒脱了。”


魏无羡张了张嘴,才艰难说道:“我不会…以此求什么…药…是为江澄寻的…我怎么…也该…”


金光瑶无视聂明玦的警告,继续发挥今晚的好心肠,“我也这么问过他,魏公子可知道江公子如何回答的。”他卖了个关子,见没人回,也不在意,自顾自补充:“他说


‘我爹爹好不容易才放下过去,我不想让他再与旧人扯上丁点关系。我要他能自由任性地活着,想爱谁就爱谁,想恨谁就恨谁,再不用有一天过的好好的,被人指着鼻子说【你的命都是旁人给的,不然你哪有现在的好日子】’。”


金光瑶模仿着江安的语调,一字不差地将这段被他缠烦了之后甩出的答案复述给魏无羡听。


他声音清亮,笑意温柔,说出的话却让魏无羡一下子跪倒在地。


蓝忘机听到那句“你的命都是旁人给的,不然哪有现在的好日子”,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对江澄说过的那句“你永远不如他”,窘迫、尴尬、难堪、懊悔,种种情绪灼烧着他的心,为自己曾经的轻狂偏见,为自己曾经的愚蠢无知。他是局外人,本不该对江晚吟与魏无羡擅作评价,可他却在盛怒下,说了这样带有主观情绪的话。不仅伤到了当初的江澄,也伤到了现在的魏无羡。


他蹲下身,语无伦次,“魏婴——对不起——是我——是我不该——”


“阿瑶,闭嘴。”聂明玦严厉地看了正欲再添一把火的金光瑶,拉着他带上聂怀桑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
风愈发大了,吹的林间树叶乱飞。魏无羡如木偶人一般,空洞无神地坐了许久,才嚎啕出声。蓝忘机轻柔地抱住他,魏无羡现在是那么脆弱,仿佛稍一用力就会碎了。


“魏婴——不哭了——是我的错——我去找江晚吟道歉——我——”


“不怪你…怪我…蓝湛…该怪的是我!”魏无羡眼眶通红,面对他,把自己的胸口拍的“砰砰”作响,却似感觉不到疼痛般,声音沙哑地嘶吼,“是我魏无羡。是我啊——是我说好要照顾他,要扶持他,他做家主,我做他的下属,一辈子不背叛他,不背叛江家。是我食言了。是我食言了呀——”魏无羡瘫坐在地上,泥土落叶滚了满身满脸,狼狈不堪。


蓝忘机不敢再说什么,也不敢碰他,只能心如刀绞地陪在他身边,静待他恢复情绪。


他等了许久,等的风都散了,等的天都亮了,等的晨光透过密林落在他们身上,等的他几乎以为魏无羡要融化在这朦胧的晨光里,才等到一句“蓝湛,我们走吧”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 

占tag致歉
挂一个人,这个人多次侮辱江澄及其粉丝

而且为了引战打了曦瑶,羡澄,曦澄,忘羡tag,也没有忘羡粉丝承认其粉籍,应该是忘羡黑装粉,所以大家看到她就随手举报吧,不想看到她就拉黑,没必要搞得魔道圈乌烟瘴气

【追凌】整理归纳一下自己写过的追凌文

马一下

你里忧:

因为先后开了两个号但是又不想把文挪过来


整理一下做个归纳短篇的目录 方便查阅


【有些文年代久远文风可能已经和现在不一样了】【作者脑子随时有坑】


【有些没写完的坑就不放进来了】




注意:


追凌only。追凌only。追凌only。






1.《假装生病哼唧唧撒娇然后火速开车》


【杰西爸爸教我开魔术车。】


2.《山海意难平》


【山中隐居仙人蓝思追。小狐狸金凌宝宝。】


3.《关于违反校规第十条这件事》


【现代paro设定追凌。一个简短的告白梗。】


4..《温柔骗子》


【中央空调蓝思追。单向暗恋小金凌。】


5.《我啪一声就穿越你怕了吗》 


【27岁成熟古代蓝思追。21岁炸毛现代小金凌。】


6.《甜口良药》


【霸道小少爷金凌。扮猪吃老虎医生蓝思追。】


7.《我将为你无所不能》


【结婚梗。双总裁设定。】


8.《世界第一公主殿下》


【魔仙公主小金凌。人类国家被诅咒的王子殿下蓝思追。】


9.《乡下霸爱:村委贵公子的甜宠西瓜佬》


【村委贵族小公子金凌。单纯西瓜摊贩蓝思追。】


10.《公主病》


【钻石王老五蓝追追。当红鲜肉小金凌。】




一个有点长的中篇……


11.《只愿君心似我心》


【没开窍的just关爱兄弟蓝思追。心口不一暗戳戳小金凌。】

超劲爆的,攻受都好帅啊,要是重生也有此等肉戏我就满足了!

【双程/重生】五十度h—封景x陆风(不喜慎入) UP主: 利威尔的腹肌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6514473